• 言论激烈·行为保守:近代早期思想家的矛盾性!

    2019-05-28 12:59:30

    近代中国是一个思想剧烈变动的时代,在西来思潮冲击之下,几乎每一代人身上都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而这与过去传统士人一致认可儒家道统天差地别。在曲折的现代化历程当中,严

      近代中国是一个思想剧烈变动的时代,在西来思潮冲击之下,几乎每一代人身上都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而这与过去传统士人一致认可儒家道统天差地别。在曲折的现代化历程当中,严复地位和思想又极为特殊。

      严格意义上来说,严复的功绩应该是在近代海军教育方面,其从入福建船政学堂,到留学英国,再到后来于北洋水师学堂任职,其职责都是进行海军军事学习和教育。但是思想与社会剧变的时代,个人的经历同样遭受曲折的变动。严复亲身经历了中国知识分子在身份与思想上的双重变革。

      严复是近代中国第一代接受新式教育而培育出的新的知识分子,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他是直接从西方汲取其思想文化与价值观念,这与后来梁启超等人从日本转手而来的思想有很大的差别。他致力于从西方寻求其“富强”秘密之所在,经过他引介、提倡的新观念在许多方面都成为中国现代思想的重要源头,严复对于西方的认识可以说是自晚明传教士利玛窦和徐光启以来的最高峰。

      然而,在严复身上同样存在着被现代人所批判的保守、传统,尤其是晚年时代,更是为万夫所指。其实纵观他一生,严复的确体现着一种现代与传统之间的交织状态。比如他肯定传统中“五伦”的社会秩序与群体的价值,在婚姻上,他自己和其儿女都遵从传统的“媒妁之言”,而反对新法所提倡的自由恋爱。

      他强调学习外文,认识西方的新知识,但是却并不像新文化运动期间知识分子对于古典汉语的批判,他授业与桐城派古文大师吴汝纶,与诸多古文好友坐而论道,探求韩柳文章之精美。因而在严复进行翻译西方著作的同时,秉持着“以瑰词达奥旨,与晚周诸子相上下”的理想原则。

      再者,严复在北洋期间发展及其不顺,使他认识到在中国科举功名的重要性,然而造化弄人,前后三次应试,全部名落孙山,再加上当上事业与家庭的挫折,备受打击下的严复染上了吸食鸦片的恶习(这是严复思想中最为隐晦与难以琢磨的地方),从而对于八股样板文章深恶痛绝。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于传统中国文化的热爱和学习,在闲暇之时,读古书仍然是严复最大的喜好。他不仅对传统学问有着深刻的认识,也希望在其中探寻永恒的智慧。

      总之,近代以来,很多人都注意到五四以来思想界和知识分子所体现出一种“两歧性”,即在传统与现代当中徘徊,从而在其中表现出一种诡异的发展。而这些看法和现象,在严复的思想中几乎都能找到一些肇端。

      在近代中国留学生身上存在着一种奇怪的现象,不管是早期的官费留学,还是到后来使用庚款前往英美深造的新一代留学生,一般情况下,他们中间比较优秀,能力突出的人,在学习自己本来专业技能的时候,同时不可避免地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的专业知识之外的问题。因为近代的中国现状使得这些学生有着深刻的现实危机与焦虑,同时将个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他们不得不从富强的东道国探索其发达的终极奥秘。而严复同样带着这一令人着迷的问题远赴英伦。

      所以,严复的在西方的学习基础和动力就是寻求西方发达的秘密,尤其是当时最为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英国。这些探索不是无聊的好奇心或者新鲜感促使的,而是有着深刻的现实背景,在当时洋务派人士当中,寻找西方富强的秘密迫在眉睫。而天才严复在英国非常热切地考察英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最终认识到中西之间最大的差异是在思想文化上面。

      他在从英国回国之时,在对西方社会细致的观察之后,得出了一种革命性的认识:即在西方思想家的著作中可以找到西方富强的秘密,在阅读与思考当中,英国社会学家,自由主义大师斯宾塞的思想支配严复之后整个思想的主线,他本人也对斯宾塞及其敬佩。

      尽管回国后的严复“觉得一时胸中有物,格格欲吐。”但是惨淡的个人经历以及当时仍然保守的风气根本由不得严复“胡说”,出使英法的公使郭松焘就是前车之鉴。但是不久转机来了,这一切始于甲午的惨败引起的创深巨痛,在人人思变的同事,严复也终于有机会一吐胸中的块垒,而最终成为一代翻译宗师和思想大家。

      严复的译注过程,并不是完全因应市场或者个人喜好,将他译介的西方著作的总结概括,可以归纳为四个领域:逻辑学的科学观念,自由民主的政治思想,资本主义经济思想,和以进化论为中心的社会学说,而这四者密切相关,构成一个严密的思想体系。而这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严复的翻译工作并不是简单地文字介绍,而是在其中借住译注掺杂大量个人的思考与理解。他用一种源于中国现实的需要的批判意识,对西学加以取舍和发挥。又由于严复受过中西两方面的教育,他对于中国古典传统文化的理解也是相当熟稔,不仅仅只是儒家的一家之言,而是对于整个儒释道三教整体内涵的把握。因此他试图将中西两者的文化优点与智慧相结合,从而建立新的道统,进而实现富强、自由、民主的新的中国。

      现在对于严复的评价似乎有一种将严复一生割裂开的趋势:其在早年宣传西方思想,是近代中国思想启蒙的大师。而在晚年愈加保守,甚至是“退化”,倾向于玄之又玄的封建思想,有一种“晚节不保”的感觉。

      但是这样的评价只是就其思想和言论分析思想变化,忽略了他个人现实生活的一系列挫折与困难,以及近代剧烈变动的时代因素。因为这样思想上的矛盾性,或者两歧性在当时的知识分子身上(尤其是有中西两种教育背景)都有所表现。更不要说严复的作品与思想始终都保持着一致。严复之所以没有发挥更大的作用,一定程度是其身处的时代的限制,就像其好友林纾所言,他缺乏“厚积之风,使之扶摇而上。”

      这样看来,严复的失败不仅是他个人的失败,也是时代的挫败。一方面在思想上颇负盛名,但又争论不休,另一方面现实生活中的起起伏伏,也使得其身心俱疲。这也体现生活在转型时代知识分子无奈的人生际遇。